音乐演出

男儿西北有神州

2019-11-08 20:1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6年之前,我创办过一个社团。

如今它已云消雾散,不为人提起。

曾跟我相识的几百上千人,也失于江湖。

时过境迁,我恍然回首。

过去的青春岁月,过去和这个社团所有的故事、人物,恍如都是一场梦。

而且是一个可笑而荒诞的梦,可笑的是我自己。

固然,那些依然记恨我的人,你可以嘲笑我,但不能嘲笑这个社团,也不能嘲笑除我之外的每个社员。

他们是真诚的,也是可爱的人。虽然,他们已不再是少年。

乃至我觉得,他们也不愿再提起青云往事,毕竟那如今看来幼稚。

我早就决定不再提起这段往事,让过往的一切金剑沉埋,由于太不堪回首。

但每一段经历,都应该有所反思和探讨,这是成长所必须要的。

固然,我不再计较那许多恩仇。

如今看扒皮贴,也是内心平淡,乃至想大笑3声。

但平心而论,是我做错了一些事。

或说是我的愚昧。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历来不是一个聪明的人。

我总是在寻觅生存的意义,并且以此为活。

之前是社团,现在是诗词文学。

我知道这不好,任何一个聪明理智的男人,都该有个正经体面的工作。

曾有个前女友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她说得没错,我的确心比天高。只不过命是不是如纸薄,还得等时间给出答案。

传统中国男人信奉“成家立业”,三十而立。

你到三十岁,就该立业了。

而我离三十,只有5年,事业的影子都没有。

我不想拿互联网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来骗自己。

在我看来,无论是知乎,还是头条。

还是挤压在书柜里的百万手稿,亦或电脑里的几百个文档。

那点东西,与2十五年的时间比较,都是拿不出手的、丢人现眼的。

你得有甚么一鸣惊人的东西,来证明自己。

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俞发焦灼。

刘克庄说“莫滴水西桥畔泪”,如果青春是一座王国,那末我的国要亡了。

而且这国的灭亡不可避免,每个人都是。

因此,很多时候,我都有李煜亡国之君的沉痛。

而我也明白,不管寻求的是什么,如果不做出改变,有所建树。

那杯鸩酒,早晚会赐来。

不是赵匡胤,而是命运。

我的过往人生,曾有许多想试图打倒我的人。

他们紧追不舍,他们不择手段。

曾让我堕入万念俱灰的地步,我都挺过来了。

今天我想说,我倚之为生的不是社团,也不是虚假的名号。

不是知乎,不是头条,乃至也不是文学。

而是我这个人,只要我的人没死,就能以任一姿态活着。

固然,今天我有了新的体悟。

那就是,曾的很多敌人都是我塑造出来的。

我用内心的阴暗面哺养出来的恶之花。

若你阳光刚强,则大道清平。

其实哪有什么敌人啊

最大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

——END——

噢,忘了说了,刘克庄那句诗的前面一句是“男儿西北有神州”。

把“西北”换成‘心中’,你能更好理解。

你的神州是什么?

我的神州?

文学。

国产枸缘酸西地那非

正品威尔刚

伟哥多少钱啊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

伟哥与降脂药物联合用药可改善阳痿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